报道

音频出海,当下还可以做些什么?

要点速览: 王俊煜:播客的变化不在于传播方式,在于文化潮流;音频和视频并不直接冲突李自然:让做音频的人有回报的生态还没有出现,语音房可能是个小风口肖轶:音频市场,中美不同;音频创业的最困难,国内是找垂类,国外是本地化耕耘 “耳朵经济”是近几年创投圈频繁探讨的名词。2020上半年,疫情爆发限制了人们的线下活动,客观上给内容产业和线上娱乐产业带来了利好。 2020年当下,音频是否会迎来一个小风口?以及,音频出海的创业机会在哪里? 4月,大观资本出海同学会邀请到多位音频出海领域的创业者一同探讨,究竟如何看待“耳朵经济”在国内和海外的机会,以及它的变现难题。参与嘉宾包括:Castbox创始人兼CEO王小雨、书悦创始人于勐、声动活泼联合创始人徐涛和丁教、轻芒和前豌豆夹创始人王俊煜、腾讯音乐娱乐集团(TME)酷我音乐副总裁肖轶、东南亚Penyu FM创始人李自然,以及来自头部TMT企业战投和VC朋友们。 以下为讨论内容实录的上篇,略有删减: 轻芒王俊煜:播客的机会在于文化消费升级 主持人:现在音频的发展,我们经常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,音频内容是否在今年迎来了一个风口?这是我们很多人很困惑的一个问题。因为风口这个词,好像对投资人来说比较有意义,大家都在追逐风口。 我先邀请俊煜来讲他对风口和现状的看法。俊煜是豌豆荚的创始人,现在在做一个音频和内容方向的产品,叫做轻芒。 王俊煜:我们去年决定在国内做一个播客产品,本来想着去年年底发布,但拖到现在还没发。产品没发,数据也还没有,所以只能讲一些之前的推演。坦白讲,我们其实不太觉得音频是个风口,虽然我们最近这半年都在花时间做这个事情。但我们现在的创业逻辑是,不是风口我们也可以做。我理解的风口是指整个行业有特别大的变化。比如说2010年的时候,我第一家公司是豌豆荚,当时我开始做Android。大家运气好,撞上了这么一个风口。2010年是我做豌豆荚第一年,当时安卓手机的出货量在中国已经大几千万,之后很快变成第一大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,的确是有很大的技术趋势。 播客我自己听了差不多十几年,从iPod时代我就开始听。国内的对播客的理解跟国外还挺不一样的。在国外,播客就是一个固定更新的音频,各种各样的内容都有。然后也非常大众化,百分之五十几的成年人都会来听播客。 而在国内,播客这个概念,大家还是给它赋予了某种内容上的属性。比如说Vlog,说白了,它就是视频。但当大家说Vlog的时候,其实也包含了对内容的界定。 再比如,再早10年,大家讲博客这个词,甚至有一些hardcore(硬核)的用户会觉得博客和Blog是两个不同的东西。这其实不是一个技术层面的定义,而是一个跟内容属性有关的定义。而国内用户讲到播客的时候,会认为要包含几个要素才是播客。第一,是要有很强的主播属性。假设你在苹果的Podcast听播客,看到央广的节目也在上面,但不会觉得它是播客。第二,对播客来讲,大家会觉得它的内容大体上是有品质感的,跟文化、商业这些领域是有点关系的,这样大家才会把它称之为播客。 这些内容的流行,它其实没有什么技术的推动力量。只是说,我们会认为,大家音频听得越来越多,对内容的质量要求也会越来越高。所以,这上面应该是有更好的做to C产品的机会,以及变现的机会。因为大家收听的品味、收听的习惯在发生变化。这个不是技术上面的趋势,更多是文化潮流的趋势。 它跟前几年我们讲知识付费的风口,我觉得稍微有相似之处,但肯定来得没有那么明显。毕竟现在钱还是少,它跟2010年时候的智能手机风口、短视频风口都不是一个级别的。听播客这个事,其实没有太大的改变,加上目前智能音箱在国内的占比也很小。所以我觉得音频的确有机会,但是这是缓慢变化的,有点像是一个文化上消费升级的机会。我们最近做的一些案例发现,因为播客有一个很强的和播主的绑定存在,受众慢慢地会有付费习惯。这更像是慢慢的演变,而不是一个巨大的风口方向。 Penyu FM 李自然:东南亚的音频出海...

阅读更多
页 1 of 24 1 2 24

Recent News

分类